“想要”不等于“喜欢”

来源 :检察风云 | 被引量 : 0次 | 上传用户:justinviva
下载到本地 , 更方便阅读
声明 : 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 , 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 , 可与客服联系进行内容授权或下架
全文阅读


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图/视觉中国)

手机上瘾祸害人


  “想要”和“喜欢”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心理状态。前者代表着一种被驱使的强烈的占有欲;后者是一种轻松的体验,没有压力,快乐地享受参与的全过程。例如,当一个人说“喜欢”一幅画时,可能并不表示想要买它,也许只是单纯地表达欣赏和赞美。但如果他说“想要”这幅画,那么他的意思就是想拥有这幅画。所以,“想要”强调的是占有,而“喜欢”更多的是表达欣赏。
  心理学家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想要”和“喜欢”受到不同脑区的控制,发生的过程也不一样。“想要”被中脑控制,与多巴胺系统相关。多巴胺是一种脑内分泌物,和人的情欲、感觉有关,传递兴奋及开心的信息,另外也与各种上瘾行为有关。而“喜欢”受大脑前额叶控制,与内啡肽系统相关,丘脑和脑下垂体分泌的内啡肽能与吗啡受体结合,相当于天然的镇痛剂。
  有人认为,因为“想要”,所以肯定“喜欢”;或者因为“喜欢”,所以就“想要”。实际上,这种看法把两者混为一谈。以手机上瘾为例,虽然“想要”的程度很高,但“喜欢”的程度却很低。人们玩手机时,自己喜欢的文章或者有意思的视频会随机地出现,激活大脑中的“奖赏回路”,刺激大脑释放出大量的多巴胺,促使人们处于愉悦的状态,感到兴奋。当人们不断地玩手机,大脑会不断地分泌这种脑内分泌物,让人处于持续兴奋的状态。可是这种愉悦感并不等同于努力实现目标后的成就感,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放下手机,多巴胺停止分泌时,人会立即陷入一种空虚的状态,而空虚使人开始产生焦虑。为了保持兴奋感,人们会持续地玩手机,以期待自己喜欢的文章或者视频能更高频地出现,进而导致大脑中的“奖赏回路”逐渐变得越来越敏感,而且更加容易被激活,最终陷入“刺激——兴奋——持续刺激——兴奋强化——上癮”的恶性循环。
  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无论何时都想玩手机,不玩就觉得不安,仿佛只有用手指在那块方寸之地不停地滑动或点击时,所有的孤独、空虚、焦虑、抑郁才能烟消云散。美国心理学家尼尔·埃亚尔对手机上瘾的研究表明,从早上一睁开眼就开始摸手机,直到睡觉前把手机放在枕边,这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自2001年以来,现代人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一直在增加。
  英国杜伦大学心理学家瓦兹利·迈克尔和伊森·尼克拉斯的研究显示,那些天天玩手机的人,可能并不喜欢这样,可是内心总是抑制不住地想要去拿起手机玩点什么。手机上各种App设计者迎合使用者的这种心理状态,使手机成为一个“多巴胺控制器”。他们深知,要将客户体验做到极致,就要利用人性的弱点,在最短的时间、用最便捷的方式、花最小的力气让使用者分泌出多巴胺。客户在手机上陷得越深,他们获取的商业利益就越高。客户在各种App和自身多巴胺的共同作用下,仿佛被某种力量控制,不停地翻看消息或刷新视频,但是并没有从中真正得到乐趣。

消极上瘾要不得


  上瘾的一大特征就是“想要”的程度很高,但“喜欢”的程度较低。在那些沉迷酒精和毒品的人中,不少上瘾者可能根本谈不上对这些东西真心喜欢,而是大脑已经对这些物质产生了依赖,这使他们常被“想要”的冲动所驱使。上瘾行为一般具有四个特点:令人愉快、带来伤害、无法控制和反复出现。一闲下来就想抽烟,一摸到手机就想刷抖音、刷快手、打游戏,其实代表了上瘾的两个种类:物质上瘾和行为上瘾。上瘾的最大害处是对某种物质,如烟、酒、游戏、网购等产生巨大的心理依赖。将上瘾作为处理所有问题的万能“钥匙”,用来解决生活中遇到的任何问题。以喝酒上瘾为例,感到快乐和喜悦时用酒助兴,身陷焦虑和忧愁时借酒消愁,无聊和空虚时用酒充实自己,自卑和无助时用酒提高自信。总之,上瘾者已经被上瘾物质或者上瘾行为主宰,无法自拔。
  上瘾者很容易抑郁,最终演化为行为上的沉溺,成为消极上瘾。消极上瘾指一种重复性的强迫行为,即使这些行为已知可能造成不良的后果,仍然被持续重复。这种行为可能因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失调造成,重复这些行为也会造成神经功能受损。不管是有意识地沉迷于酗酒、暴食、刷剧、游戏中,还是无意识地陷入焦虑、抑郁、强迫等负面情绪,本质上都是一种消极上瘾。沉迷于虚幻的快乐,只会加深人的痛苦,更快更狠地滑落绝望的深渊。
  美国心理治疗学家、现实主义疗法创始人威廉·格拉瑟认为,上瘾行为本质上是人们为了缓解无法找到爱与价值所带来的痛苦。上瘾者普遍在寻找人生价值的过程中遭受了挫折,转而寻求一种廉价的替代品。强大的人生活幸福,软弱的人过得凄惨,剩下的就介于这两者之间。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这两者之间,虽然有足够的力量让自己生活得不错,但是又没有强大到可以不受那些痛苦的影响。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一生中有多少苦难是自己选择的,更可怕的是即使选择了苦难,我们依旧会固守在这个错误的选择上继续向前。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消极上瘾的行为,对生活十分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伴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比如漫无目的地刷微博或者朋友圈等社交媒体,成宿地刷剧导致白天无法正常地上学和工作。
  美国心理学家欧文·亚隆指出:“现代社会中,人类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在没有外在坐标指引的情况下,找到生命的方向。”在传统社会中,人们的价值观相对稳定。但近年来随着社会发展速度加快,一些人的思想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他们过去推崇的价值观受到了挑战。在信息化时代,借助短视频等社交平台,一些人的观点被放大,让我们的生活充斥着各种价值观,使人们在确立价值观时出现选择性障碍。
  上瘾者要改变命运,希望只能落在“内在动机”的培养上,即真正在学习过程中体会到乐趣,把学习本身当作目的,而非手段。也就是说,要“喜欢”学习,而非“想要”学习。换句话说,并非你发现了什么事情有意义,然后才选择坚持,而是当你坚持一段时间做某件事,并且在这件事中找到了真正的乐趣,才可能发现其中蕴含的意义,进而找到人生的方向。其实,如果上瘾者能把他投在上瘾中的努力投入到寻找爱与价值中,那么他们更容易成功。

积极上瘾有价值


  不过心理学家也指出,上瘾并不都是消极的,也存在积极上瘾,它的本质是一种积极的心理状态。弱者消极上瘾,逃避痛楚,越活越痛苦绝望。在消极上瘾中,人们会认为投入时间做事情没有意义,所以他们对空虚上瘾。在积极上瘾中,人们会主动选择磨难,越活越强大自信,即使牺牲了睡眠、饮食和工作效率,他们都觉得所投入的时间有价值,所以他们是对意义上瘾。
  与消极上瘾者不同,积极上瘾者通过自我主动制造的痛苦(比如长跑带来的身体痛苦),增加能力与勇气,开阔胸怀,拓展视野,用智慧与能力追求爱与价值。积极上瘾者并不为从事这些活动而付出的代价感到不值,反而认为这些代价是非常值得的。他们不仅能从上瘾行为中获得精神力量,而且能借助这些力量帮助自己更好地完成想要做的事。另一方面,积极上瘾者不会放弃,不会因为痛苦而做出鲁莽甚至愚蠢的行为,反而认为这种投入很有价值。对于积极上瘾者而言,自我接纳是在通过积极上瘾获得精神力量这一过程中的关键。只有这样,才能使大脑自由运转,体验到积极上瘾的状态。如果我们深入观察身边的人就会发现,在大多数人都选择放弃或将就生活时,那些积极上瘾者却有能力寻找爱与价值,这是他们与消极上瘾者的最大区别。
  这种坚持不能仅仅用意志力来支撑,他们对这些活动上瘾了,如果今天没有开展这些活动,他们会感到焦虑。积极上瘾虽然也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磨砺,但是这种上瘾,可以给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带来积极影响,所以值得去尝试。
  积极上瘾分为脑力型和体力型。在脑力型活动中,人们通过写日记、唱歌、听音乐等方式产生幻想,变得很开心。体力型活动包括跑步、正念冥想、瑜伽、骑车、攀岩、园艺、编织等等,其中跑步和正念冥想是最困难但最有效的积极上瘾方式。积极上瘾其实就是养成积极上瘾的模式或习惯,这些众所周知的良好生活习惯或运动习惯都是重复性的,贵在坚持,一旦养成则会让人受益无穷。积极上瘾者追求的都是“无意识”状态,一旦进入事情本身,往往可以“自动”地完成,正是这种状态让人感觉良好。
  编辑:夏春晖 386753207@qq.com
其他文献
彭士禄(1925-2021),男,194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第六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水利电力部副部长,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科技顾问,2018年11月离休。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时代楷模”称号(追授)、核工业功勋奖章。
期刊
2013年4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会的讲话中指出:“在革命战争年代,‘边区工人一面旗帜’赵占魁、‘兵工事业开拓者’吴运铎、‘新劳动运动旗手’甄荣典等劳动模范,‘以新的劳动态度对待新的劳动’,积极参加义务劳动,全力支援前线斗争,带动群众投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事业”,并指出:“劳动模范是民族的精英、人民的楷模”。  吴运铎的事迹和“把一切献给党”的精神将永远励志军工前行。 
同步工作点的精确测量对于束流纵向动力学研究和束流稳定性提高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上海同步辐射光源搭建了一套逐束团三维位置诊断系统,可用于实时监测同步工作点。对比传统测量方法,该方法主要关注的是注入瞬态过程,不需要对高频腔压进行调制,在正常供光模式下即可实现同步工作点的高精度测量,不会干扰用户实验;重点观测补注电荷的纵向相位振荡,根据数学模型拟合出多个纵向参数,包括同步工作点。测量结果表明:上海光源同步工作点为0.0073,拟合精度为95%;通过公式计算得到的储存环动量紧缩因子为4×10−4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4周年,为进一步增进军民团结,落实拥军优抚政策,用实际行动增强军民情谊,7月27曰上午,上海第九人民医院黄浦分院党委书记孙海燕,党委委员、副院长朱冬胜带领各相关科室负责人前往武警上海市总队执勤第四支队军营为部队官兵送去慰问品,致以节曰的祝福。
他莫昔芬,又称三苯氧胺,是乳腺癌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患者内分泌治疗的首选药物,机理主要是通过与体内雌激素竞争受体,来阻断雌激素发生作用。它的不良反应除了一些常见的胃肠道反应、皮肤潮红、出汗、月经紊乱以外,最让患者恐慌的就是子宫内膜增生和子宫内膜癌。
在我国造成损失和危害最严重的突发事件当属重特大自然灾害,近年来,随着“全灾种、大应急”的新型应急管理体系的构建,建立重特大自然灾害立体救援机制刻不容缓,基于此,本文以甘肃文县“8.17”特大暴洪泥石流为例,研究重特大自然灾害的立体救援机制建设的主要路径和方法,兼具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太燃了!《逐梦蓝天》浓缩了中国航空工业70年的发展历程”“很难想象中国航空工业在短短70年间就能发生如此波澜壮阔的变化”。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阅兵仪式上,17架飞机从天安门广场飞过。当时收缴飞机数量少,9架美制P-51战斗机不得不飞了两次。  70年后的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上,空中受阅编队34型168架军机,预警指挥机、海上巡逻
随着少子老龄化成为社会的发展趋势,小家庭、单身家庭以及高龄家庭不断增加,加之女性就业率趋于上升,个人日常饮食和家庭日常饮食均出现了“快餐化”的现象。简言之即在社会分工日益细致的大背景下,个人在吃饭上消耗的时间和精力势必越来越少。独居或刚结婚的年轻职场人基本三餐靠外卖,已婚已育家庭往往为了子女的身体健康会尽量吃的“更营养”“更规律”,但是在女性就业率上升和少子化、家庭小型化的背景下,小孩的吃饭问题也
时间:2021年11月15~17日地点: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主办单位:特欧展览(上海)有限公司“2021广州胶粘带与薄膜技术展览会”将于2021年11月15~17日在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隆重举办,展示创新胶粘带&薄膜技术及材料,促进胶粘带行业发展,推进薄膜行业与创新环保相融合。展会致力于打造成为一个胶粘带与薄膜行业一站式商贸平台。主办单位将专业观众邀请放在与展商邀请同等重要的位置,邀请逾数万名软包装印刷、手机、光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