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沙空那空盆地哇伦钾盐矿区控矿构造条件分析

来源 :化工矿产地质 | 被引量 : 0次 | 上传用户:laiwuywg
下载到本地 , 更方便阅读
声明 : 本文档内容版权归属内容提供方 , 如果您对本文有版权争议 , 可与客服联系进行内容授权或下架
全文阅读
为查明哇伦钾盐矿区的控矿条件及矿体特征,进一步布置勘查工作,对矿区开展了重力测量、钻探验证及物探测井等工作.矿区布格重力异常值均为负值,在矿区中部存在一北西向展布的相对高重力异常带,其西南及东北侧则为相对低重力异常区.经钻探验证及地层对比认为该相对高重力异常带为一北西向隆起带,分割出西南和东北两个次级凹陷,东北凹陷较浅且较宽缓,沉积了中下膏盐层,上膏盐层只沉积了薄层的石膏;西南凹陷较深,上中下三个膏盐层发育齐全,同时该隆起对钾盐矿层沉积具有明显的控制作用,钾盐矿仅分布于两个次级凹陷内,在隆起部位只发育两个膏盐层,且未沉积钾盐矿层.综合研究认为,矿区基底构造为北东、南西两个向斜和中部的一个背斜组成的褶皱,控制了区内的地层沉积及钾盐矿的形成,后期的构造运动对矿体的影响轻微.以上工作基本查明了矿区构造特征,深化了对矿区钾盐成矿规律的认识,为勘查工作的布置提供了重要依据.
其他文献
徽班发轫于徽州,徽州兴盛的民间戏曲演出为其形成奠定了基础.徽商为徽班的繁荣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徽商雄厚的经济基础也促进了徽剧舞台美术的发展.徽班进京,吸收并融合了秦腔、昆曲、京腔而孕育发展,并最终形成了京剧.然而,徽剧这一古老而优秀的剧种,在今天却面临着生存与发展的巨大挑战.当下,徽班的历史地位及其戏剧史意义亟待再认识,徽剧的生存危机与对徽班保护的当代意义值得更多思考,徽剧艺术的发源地与徽班保护创新之路的融合与重构亦需列入徽文化传承、发展的议事议程.
唐宋交替,经济重心南移,政治权力中心由长安移到开封.受此影响,赣江——大庾岭道渐显重要,成为联系南北的交通要道.北宋时期,伴随商贸往来的频繁和与周边地区联系的加强,赣南西部地区和北部地区发展势头良好.南宋时期,大量移民涌入赣南,超过了中部、西部和北部地区的环境人口容量,过剩人口沿着大庾岭线路和章、贡两江向四周迁徙,从而促进了东部和南部地区的开发,为明清时期赣南山区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清代名帖具有集大成的性质:一方面,其对前代名帖的形貌、交际功能实现了全面继承与创造性发展,最终形成拜帖、邀贴、揭帖、说帖、副启、丧刺等各类名帖,是古代通名工具成熟、定型的表现;另一方面,其材质、称谓以及“投帖”仪式所反映出的可以区分尊卑、上下等级的礼仪制度,是古代通名礼趋于完善的重要标志.
立德树人是我国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课程思政作为新时代的一项重大育人工程,要求高等院校在准确理解和把握其科学内涵的基础上,做好顶层设计,进行系统谋划,同时还要建立行之有效的统筹协调机制,形成一体化推进思路.
“中和”问题是道学史上的一个重要问题.程颐与吕大临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专门的讨论,此后,吕大临对“中”的理解从以“中”为“大本”转变为以“中”为“心之状”,其思想也由以“中为大本”转变为以“心为大本”.程颐受吕大临的启发对“心”的理解也经历了从“心是已发”到“心分体用”的转变.吕大临对“赤子之心”的认识影响了程颐的思想,进而推动了朱子“中和”说的演变,其对“昭昭之心”的体悟也贯穿于朱子“中和”说始终,在道学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是新时代思想道德建设工程,宜就培育诸维度展开深入探讨,以形成整体上清晰而正确的工作思路和格局.在培育主体上,要建立健全高校党委领导下的分工协作机制;在培育历程上,要引导大学生分三步走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培育路径上,应着眼于优势互补,坚持思想教育和价值引导、实践训练与文化滋养等多路并进.
新时代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在理论维度上拓展了思想政治教育新视野,彰显时代价值;在历史维度上总结提炼出党百年来宝贵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经验,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向广度和深度发展;在实践维度上立足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的新征程,提升新时代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全面把握这三重维度,对推进和加强新时代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围绕地方本科高校应用型人才培养,借鉴芬兰拉瑞尔应用科技大学的LbD教育模式,分析探讨了应用型人才培养的实现路径.针对地方应用型本科高校人才培养上创新能力的不足,提出:深化产学研深度合作发展,强化学生自主学习,发展“双师型”教师队伍,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
由于磷矿石自然类型进一步划分和命名方案的缺失,导致实际工作中常出现不同方法确定的矿石类型和名称不一致、互相矛盾、矿石名称不能准确反映主要矿物组合特征、矿石自然类型与工业品级不匹配的现象.本文以湖北钟祥莲花山磷矿为代表,用数学方法建立了P2O5与磷灰石含量互算的数学模型.经数学模型计算和综合分析,提出了化学沉积型磷矿石自然类型命名的新方案.
教学思维作为一种情境性较强的思维,要求教师身体的充分感受和体验才得以鲜活存在.然而,由于哲学上由来已久的身心分离观点一直有意无意的影响,导致教学实践中教师教学思维与身体的脱节.事实上,身体作为教学思维的始源性存在,其境域性、主体间性、生成性、实践性等特点让其与教学思维密不可分.因此,教师需要正视并重视身体在场的始源性作用,牢固教学思维的存在根基;调动身体的生理机制以体验教学现场,予以教学思维的积极反馈;感受身体知觉体验的表达机制,以便教学思维的内容释放和利用“身体图式”与教学情境良性互动,促进教学思维的意